文苑擷英

梅方義 散文——《礦區婚禮的變遷》

作者: 梅方義     時間: 2019-03-05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礦區婚禮的變遷


我在煤礦生活多年,見證了礦區在改革開放歲月中的跌宕起伏,礦區的歲月在都市人眼中也許會覺得枯燥和辛勞,因為這里的世界曾經依靠生命中的粗獷和拼搏來支撐,對美好生活的希望伴隨著烈酒的濃香,讓礦區如黑白版畫般硬朗的生活多了幾分靈動的色彩,其中有我見證的一場場礦區的婚禮,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了美麗的色調,這色調如同歷經滄桑的大樹綠茵間果實的色調,這色調隨著歲月的移轉越來越美麗、誘人。

80年代初,改革開放時間還不長,那時的礦工生活還不富裕,礦工結婚流行“三轉一響”,即自行車、縫紉機、手表、收音機(后為收錄機),在今天看來,這四大件不過是普通百姓家中的尋常之物,可在那個年代里,它卻是礦工日常生活中極具標志性的“大件”,誰家孩子娶媳婦能置辦齊這四大物件,臉上分外有光。自行車首推上海產的鳳凰牌、永久牌及天津產的飛鴿牌。手表首推上海牌全鋼手表,其做工精致、走時準確,單價125元還需要憑票購買。縫紉機則首推上海縫紉機三廠出品的蜜蜂牌,其次則是西安產的標準牌。收音機則是礦工家中必不可少的物件。那時候婚禮儀式較為簡單,主持人簡單說上幾句,親朋好友一起吃頓飯就結束了,結個婚花費幾百元即可。

90年代初,礦工結婚開始流行冰箱、彩電、洗衣機,條件好的還要有“三金”,即金戒指、金耳環、金項鏈。我是1992年結婚的,冰箱是揚子牌,彩電是黃河牌,洗衣機是青島海爾,基本都是當年流行的品牌。連家俱都算上也就5000元。那時候,礦工的婚禮已經有專門的司儀了。我當過司儀,當年結婚儀式主要有七項,一是介紹新郎新娘,二是宣讀結婚證書,三是新郎新娘介紹戀愛經過,四是雙方家長講話,五是來賓代表講話,六是單位領導講話,七是來賓入席,新郎、新娘入洞房。十年的時間我給100多對新人主持過婚禮,那時候當司儀是不收費的,由于是熟人關系,還要搭上20元的份子錢。剛開始主持婚禮不夠老練,需要拿上稿子,忘詞了就看上一眼,幾場下來,就能脫稿上陣了。“新郎英俊瀟灑,儀表堂堂,遠看周潤發,近看像劉德華;新娘柳眉杏眼,面似桃花,遠看張曼玉,近看鞏俐。”上演的脫口秀,往往能引來陣陣掌聲和歡笑。婚禮過后,就是入席喝酒,因為我是司儀,成了重點照顧對象,主家會安排我到包間入席,找幾個酒量好的人來陪我。我的酒量在一斤左右,基本上是來者不拒,但煤礦人豪爽,端起杯子就干,有時候我也招架不住,情急之下就拿出殺手锏,大家喝酒我誦詩,往往是眾人皆醉我獨醒。一次遇上一個大酒量的,招都使完了,對方還不罷休,最后是他喝一杯酒,我吃一勺油潑辣子,辣子吃了半碗(大碗),對手還沒醉,只好拱手認輸。一時間,成為單位職工茶余飯后的談資。

進入新世紀,特別是2005年以后,煤炭市場開始好轉,煤礦效益提升,職工收入提升幅度很大,開始流行房子、車子。如今煤礦效益好了,礦工開著小車上班,已成為司空見慣的事情,上下班時間礦區也城里一樣堵車了。我這不要錢的司儀也沒有人請了,宴會上斗酒的人也少了。職工花錢請婚慶公司,一條龍服務,既省事又體面。如今礦工結婚,自行策劃,自己設計,結婚前拍婚紗照,結婚儀式上還有視頻播放,有少數青年還出國旅行結婚。真是時代不同了,婚禮大變樣。

(集團機關  梅方義 

上一篇:田宏偉 散文——《鄉下的冬》 下一篇:張 紅 詩歌——《年?春?伊》
日本手机成人电影,狠狠干,手机看片,黄色电影,av视频,色播电影,日本av在线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