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撷英

马俊生 散文——《月饼的幸福》

作者: 马俊生     时间: 2019-09-14     点击: 1749次    分享到:

月饼的幸福

从来没有像今年中秋节这样,对月饼如此渴望,我几乎能想象到那种热烘烘的香味,还有入口时的香甜酥脆。

对月饼的记忆,只能追溯到小学四年级,因为这之前我在农村老家是从未见过月饼的。就如同北方的我在学到《苦柚》时,完全无法想象这种南方的水果是一种怎样神奇的存在,出生在山村里的我同样无法感受像月亮的这个“饼”,该是何等的美味。

后来举家搬到县城,在尝到月饼的美味前,我先见到了做月饼的复杂过程。彼时,普通人家的月饼大多是土炉烘烤,月饼馅的准备也颇为复杂——用油和水混合起来和面、烙薄饼,把薄饼揉捻成极小的碎粒,之后掺入红糖、白糖,少的几乎能数得出的芝麻,以及不用数都能知道有几粒的花生,还有一种有着神奇香味的“青红丝”,以揉捻碎的薄饼为主料的月饼馅才算准备好了。至今记得,当时30来岁的母亲,和面、烙饼的空档不时抬手擦一下额头的汗珠。一家人围着大铁盆揉捻薄饼,年少的我们顺手把薄饼塞入嘴里解馋,虽然并不会吃掉多少,但仍招来父母习惯性的责怪。

虽然生活的艰辛让每一家的父母在购置原料时要几经盘算,但他们最终都会满怀期盼、满心欢喜地为中秋月饼这件事奔忙操劳。月饼作坊的土炉数量有限,带着油、面和馅料去做月饼的人家,每天都在各个土炉前排队,土炉从凌晨烤到掌灯,送走当天没有排上队带着遗憾归家的人们。记得有一年中秋,父母中午去了月饼作坊,直到深夜才带着刚刚烤好正散发着香味的月饼返回家中,整整忙碌了一个下午、一个晚上的父母满面倦容,但把月饼放在地上的那一刻,脸上却满是笑容。现在想来,那是对幸福生活充满希望的笑容,是看到手捧月饼、兴奋不已的儿子们时幸福的笑容。月饼好不好已经不重要,月饼带给全家人幸福的感觉最重要。记忆中月饼的香气,可能就来源于那个时候,那种散发着热气的香味,是幸福的味道。

那时候做月饼,每年都要算计着要做够多少个,这家亲戚给多少,那家亲戚给多少,自己留多少。亲戚间相互送月饼,送的是往来人情;月饼做没做好、馅料好不好,直接影响对这家人眼光、水平和富足程度的评价。每年中秋,父母都要给远在老家的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捎点月饼,有时是托熟人,实在找不到顺路的熟人,就托每天跑一趟乡镇的班车捎回去,瓷实、金黄的月饼,跨越70公里,带回一份亲情。今年早在七月底,我就给奶奶送去月饼,虽然没几个牙的奶奶可能并不适合吃这么硬的东西,但是中秋怎么能没有月饼呢。

我也曾跨越300多公里,清早出发深夜到达,把一书包的月饼,从内蒙古包头带回老家。

那时父母在包头打工谋生,一年回不了几次家。还在读高中的我国庆假期去包头,在车站接到我往工地走的路上,母亲神神秘秘的对我说,你看这是什么。我一看,母亲手里拿着一款当时颇为高档的彩屏和弦手机,带拍照功能。

和父母在一起的两天,大多数时候是我看着他们忙碌,望着远处的巍峨的大青山,还有晴朗的天空。要回去的时候,母亲装好满满一书包当地的月饼和一种焦糖色的糖饼,让我带回家给弟弟和奶奶,那是他们中秋前就早早准备好的,依然是自己买来油和面,找月饼作坊做的。我背着那个沉甸甸的书包,清早从工地赶到包头市内的车站,告别母亲,坐车三四个小时到东胜,然后再到神木,再坐上回老家镇上的班车,晚上八点到镇上的时候,八月下旬只剩一半的月亮高挂在天空。镇上到家里还有十里山路,我背着书包,上坡,下坡,月亮一直跟着我。秋天的凉爽并没有阻挡我满身的汗水,秋风吹过时浑身透凉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。山路走到一半,父母给我买的新鞋磨破了双脚,我一个人走在夜晚寂静的路上,步履匆匆,不时擦擦汗,看到奶奶家里依然亮着的灯光时,并不觉得累。赶忙掏出包里的月饼,让弟弟和奶奶赶紧尝尝,月饼的甜,会带给我们无尽的幸福,那是远在300多公里外的父母带回的味道。

家乡的月饼,经过烘烤后是甜而酥脆的。后来无论是去西安读书,还是去南方工作,都没有再见到过家乡酥脆的月饼,清一色都是软皮,有的还有咸味的馅料。经典的“双黄白莲蓉”月饼,我只喜欢吃里面的咸蛋黄;至于“五仁”“豆沙”“奶黄”这类月饼,始终难以诱发我的食欲;而冰皮月饼,无论是买来的还是自己在家做的,都更像糕点而不是月饼——似乎再也没有一种浓郁的香甜,让我感受到月饼和中秋所产生的那种满足和幸福。

前几天去神木当地最知名的长青食品时,一进门就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,油、糖、面混合后,被烘烤出只属于月饼的香气。我瞬间就被中秋即将到来的感觉所包围,还没有吃晚饭的我,仿佛只有立即拿起一个带着温度、散发着熟悉香味的月饼果腹,才能赶走我的饥肠咕噜和浑身疲惫。那种味道,充满只属于中秋和月饼带给我们的幸福。

当手里捧着月饼闻到那熟悉的香味,仿佛无论我们吃过多少生活的苦,每到中秋,月饼总能让我们感受到生活最大的幸福。

(北元化工  马俊生)

上一篇:侯俊 散文——《秋雨遐思》 下一篇:卢妮 散文——《蝉 悟》
日本手机成人电影,狠狠干,手机看片,黄色电影,av视频,色播电影,日本av在线视频